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普及数学知识   传播奥林文化   快递竞赛信息
dvbbs

>> 专门发布各界对数学竞赛的看法,欢迎参与讨论并发表自己的观点。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数学奥林匹克报数学竞赛问题讨论区我对竞赛有话说 → 奥数热是多方共谋的结果

您是本帖的第 598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奥数热是多方共谋的结果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奥数热是多方共谋的结果

本想把此文发在“讨论:奥数是否该完全取消?”帖下,但是楼层一高,就突出不了了,还是单发一个主题更利于表达观点,这是北京电台的主持人玉昆在他的博客里写的一篇文章,与一般的媒体记者不同,我们感觉主持人玉昆分析的很到位,以理服人、以据示人。不像一些政府部门或其他媒体记者不分青红皂白乱棍打死。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搜“主持人玉昆”查阅其博文。连古代的大禹治水都知道堵不如疏,可现今的不少人却很喜欢一刀切,斩草除根式封杀比较省事。

我也发出一句极端的话语:除非再来一次以学习科技文化知识为耻辱的文化大革命,难道学习一点科学知识还有错?奥数学科知识也是科学知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9-22 18:54: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2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奥数热是多方共谋的结果  (主持人玉昆)

2009年7月初,成都市教育局宣布将出台4项措施强力“封杀”奥数教育,这被誉为全国城市中“对奥数最严厉、最彻底的一次整治”。但记者调查发现,为了躲避风声,一些培训机构发的宣传单上写“思维拓展”,但暗地里仍对家长直言“就是奥数班”,学生报名册上也标注为“奥数班”。虽然教育部门处理了成都最有名的奥数教练“罗老师”,但是更多人认为,不相信成都能真正“打掉”奥数,“就算取得暂时性胜利,奥数也会卷土重来”。
    关于奥数热的畸形和弊端,已经有太多有识之士指出,奥数选拔优秀数学天才的初衷已被背离,奥数经济如黄毒泛滥,奥数成为众多孩子背上沉重的负担,奥数正在扼杀我们的天才,学生创新能力得不到培养。问题是明知奥数热已经走火入魔,为何治理奥数的禁令却屡屡失效,为何从学校到老师乐此不疲,为何仍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家长前仆后继飞蛾扑火?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9-22 18:57: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3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实际上,奥数在今天早已不是培养数学天才的兴趣班,而是小升初选拔考试的替代品!说白了,初中教育严重不均衡导致的择校现象尽人皆知,而小升初又不举行统一考试,那么,学校凭什么标准来录取学生,家长又凭什么相信学校的评价标准是公平的呢?而奥数成绩(不过是提高难度的数学考试),倒确确实实提供了一个相对客观有公信力的依据。
    接下来我们要问的就是,既然小升初录取离不开考试,为何不把“暗考”还原为大大方方的明考?为什么在初中教育资源严重不均衡的情况下,却要匆忙地取消小升初统一考试?为什么明知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病根,教育部门却不愿意在均衡义务教育资源方面有切实的作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当前愈演愈烈的奥数热是政府、学校和家长三方博弈,多方共谋的必然结果!而在人人高喊教育均衡化的背后,隐藏的是人们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卓越(不均衡)追求。
    首先,地方政府(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其实并不太情意推进教育的均衡发展,因为均衡化对他们不利。因为,均衡会让自己失去享有优质资源的特权,某些权势阶层的子女将不能凭借自己掌握的资源优势在更优质的学校就读。二来,均衡会让自己失去“配置”优质教育资源的权力,从而失去利用这种“不均衡”获取利益的机会。实现均衡化,既增加投入,又失去权力,失去好处,这就是一些地方政府对教育均衡化一直三心二意,始终雷声大雨点小,热衷于表面文章的深层原因。
     其次,大多数学校也并不真心希望均衡,这倒不是说所有学校都心太黑,而恰恰是由于所有学校都在拼命地追求卓越,追求上进,而卓越本身就是一种不均衡的结果。不均衡带来动力,不均衡带来焦虑,当然不均衡也可以造就牟利的机会。好学校固然不希望失去自己的资源优势,即便是稍差一些的学校,也可以利用办学质量的不均衡获取相当的利益。只有办学质量最底层的学校,才真正希望实现教育的均衡化,但这种自身不付出努力而得来的均衡化是否那么值得期待呢?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9-22 18:59: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4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第三,家长的内心也是两面的,一方面真诚地盼望教育的公平,憧憬着理想中的教育均衡,以让自己的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一方面所有人又都在暗中使力,千方百计力求让自己的孩子能够比别人获得竞争的优势以更加优越。所以,有钱的出钱,有权的使权,有路子的找路子,有门子的找门子,没权没关系没门路的,也给孩子加小灶,比如送去学各种课外班,培养各种“特长”,而相对而言奥数班还算是风险较少,对多数孩子比较有普适性的智力培训。
    二十多年前,在我们小时候上学时是经历了小升初统考的,但和今天的孩子比起来,那个时候真的是没觉得有太大的负担和压力。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整个社会的竞争就不大,考不上大学,去当个工人也不觉得丢人!这些年,中国社会在快速地分化,利益差别越来越大,竞争越来越激烈,一方面带来的是效率的提升和飞速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导致社会越来越不均衡。一个处处崇尚竞争、时刻忽悠出人头地的社会,再加上本来人口密度就比别人多好几倍,怎么可能单单在教育领域实现“均衡化”,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与结果的所谓“均衡化”相比,其实,相对更现实的目标是过程的公平。既然激烈的竞争不可避免,既然结果注定是不“均衡”的,那么最起码应该争取一个相对公平的机会和规则!这些年在精英阶层制造的舆论导向下,一直在痛批简便宜行的考试,而推崇所谓“综合考察”、“素质教育”。这种导向,很明显是有利于精英阶层的,因为“素质”的培养是需要大量成本投入的,这正可以发挥他们的资源优势,让自己的子女占据更加优越的竞争位置。而对广大的普通民众特别是农村的人民来说,考试尽管有种种的弊病,但仍然是相对最公平也最简便的竞争模式。
    成都严打奥数,被称作最牛教委,但是如果教育不均衡现状依旧甚至恶化,有权有势的人总会有办法可以送孩子进好学校,而普罗大众如果连奥数这条门缝也给堵死,这样的最牛教委恐怕只能是最黑教委了。有人主张,要治理奥数,政府部门的真正作为应该是促进义务教育资源的均衡,让各初中、小学的办学质量大致一致。当择校热不再,各种围绕择校而举办的兴趣班、特长班自然会萎缩。也有人主张,能否尝试把小学和初中合并,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一校制(好处取消了小升初的环节,缺点是大小孩子同校)。个人认为,如果做不到这些,那不如干脆恢复小升初的统考,让大家少花点冤枉钱,还能相对公平地竞争。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向敢说真话的记者致敬!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9-22 19:00: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5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成都教委是中国最牛教委
                                                               郑渊洁
2009年7月2日,成都市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傅勇林代表成都教委宣布在全中国第一个取缔奥数,并规定凡是在校外培训班教奥数的老师,一律开除,凡是凭奥数成绩录取学生的校长,一律撤职。
1934年,前苏联(现易名俄罗斯)在前列宁格勒(现更名圣彼得堡)举办中学生数学竞赛,该竞赛被冠名为“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后来成为定期举办的国际性数学赛事,目的是发现世界上具有数学天份的青少年,这项延续了73年由数以万计青少年参加的奥数竞赛,在获奖者中大约产生了7位较有影响的数学家,如卢瓦兹、高尔斯和德林菲尔德等。
   我不知道1934年前列宁格勒是哪位高手在希特勒于1941年8月围困列宁格勒900天的前7年萌生了奥数的想法,我只知道他或她的关于奥数的“天才创意”在73年之后的今天像希特勒当年残酷围困列宁格勒900天那样,野蛮地围困着我们的孩子,可能用围剿更准确。奥数的初衷本来是用以发现具有数学天赋的青少年,而现在北京,在教育部门为了减轻学生负担取消小学升初中考试后,奥数竟然成为所有孩子小升初绕不过去的必经之路,奥数成绩已然是北京小升初的潜规则。我拜读了几本当下流行的为小学生编写的奥数课本,我感觉它的实质是兜圈子,把听得懂的话往听不懂了说,把简单的道理往复杂了说。我打个比方,1+1=2,在奥数里会这样出题:0的哥哥加上2的弟弟等于几?答案是3的妹妹。
   2007年11月6日《北京晚报》报道,在第十届中国数学代表大会上,多位数学家表示,奥数让孩子远离数学,因为对大多数孩子不适合实施奥数教育,奥数让大多数孩子感到痛苦,从而让他们终生远离数学。中科院计算数学所陈所长告诉记者,该所很多优秀数学人才小时候从没上过奥数班。要当数学家,绝不能靠奥数班打底子。
   有调查显示,百分之九十的小学生家长反感奥数,但是为了孩子能上所谓的重点中学,家长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新浪网科技频道一项关于停办奥数班的调查显示,78.91%的网友认为应该停办奥数班。
   政府三令五申禁办奥数班,说明政府已经看到奥数对中华民族下一代的危害,奥数势必将我们的下一代打造成兜圈子的民族,原地踏步,停滞不前。遗憾的是,政府对奥数班出示的红牌没有像对传销出示的红牌那样见效。我们有理由相信,倘若政府拿出治理传销那样的力度,我们的孩子能够从奥数的折磨中突击出围。
成都市教委由此成为中国最牛的教委,彪炳千秋,造福中华民族后代。
一件待人寻味的事是,最近成都学生黄某某获得第50届国际中学生奥数竞赛金牌,而黄某某从小到大从未参加过任何奥数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9-22 19:07: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6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郑渊洁:规范奥数 成都教委是“中国最牛教委”
2009年9月3日《成都晚报》记者 赖波
成都市教育局表示近期将举行整治奥数听证会 拟在国庆节后出台相关规定。
  
我(郑渊洁)拜读了几本当下流行的为小学生编写的奥数课本,我感觉它的实质是兜圈子,把听得懂的话往听不懂了说,把简单的道理往复杂了说。我打个比方,1+1=2,在奥数里会这样出题:0的哥哥加上2的弟弟等于几?答案是3的妹妹。

  《成都晚报》率先报道成都市教育局将向“疯狂奥数”动刀、彻底整治“疯狂奥数”的消息后,在全国引起极大关注。2009年9月2日,著名作家郑渊洁在博客上发表文章《成都教委是中国最牛教委》,称奥数将使我们的下一代“原地踏步,停滞不前”,并对成都市教育局整治奥数的做法大加赞赏,称赞“成都市教委(应为“成都市教育局”)由此成为中国最牛的教委,彪炳千秋,造福中华民族后代”。

  “奥数问题”在开学第二天再次引发大讨论,郑渊洁的博客文章在短短一天内回帖数量达到17页之多。对此,成都市教育局有关人士表示,成都市将在近期进行“听证”,治理疯狂奥数的相关政策有望在国庆节后出台。

  郑渊洁:
  成都教委是“中国最牛的教委”
  郑渊洁在文章中写道,“ 我不知道1934年前列宁格勒是哪位高手在希特勒于1941年8月围困列宁格勒900天的前7年萌生了奥数的想法,我只知道他或她的关于奥数的“天才创意”在73年之后的今天像希特勒当年残酷围困列宁格勒900天那样,野蛮地围困着我们的孩子,可能用围剿更准确。奥数的初衷本来是用以发现具有数学天赋的青少年,而现在北京,在教育部门为了减轻学生负担取消小学升初中考试后,奥数竟然成为所有孩子小升初绕不过去的必经之路,奥数成绩已然是北京小升初的潜规则。我拜读了几本当下流行的为小学生编写的奥数课本,我感觉它的实质是兜圈子,把听得懂的话往听不懂了说,把简单的道理往复杂了说。我打个比方,1+1=2,在奥数里会这样出题:0的哥哥加上2的弟弟等于几?答案是3的妹妹。”
  文章还称,“ 政府三令五申禁办奥数班,说明政府已经看到奥数对中华民族下一代的危害,奥数势必将我们的下一代打造成兜圈子的民族,原地踏步,停滞不前。”
  文章最后称,“成都市教委由此成为中国最牛的教委,彪炳千秋,造福中华民族后代。”

  记者调查:
  部分奥数班已经“暂停”
  按照往年惯例,开学第一周,学校、少年宫、培训机构的各种奥数培训班就将开始上课。2009年9月2日是开学的第二天,记者了解到,今年的奥数兴趣班,因为7月以来成都封杀“疯狂奥数”的做法而变得微妙起来。
  9月1日,在银都小学附近的某培训学校里,几个学生家长到该校去为孩子报名,继续让孩子参加奥数培训。培训学校老师告诉他们,从本学期起,该学校已不再招收奥数培训班。和该培训学校类似的培训学校也不少,一老牌培训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成都市教育局真的出台相关政策,对“市场的冲击会很大”,所以一些机构已经开始转型。
  记者了解到,一些举办了奥数兴趣班的小学在昨天、前天已告知学生“暂停”,等到国庆节以后再看。到底要不要学奥数,目前很多家长也举棋不定,相互观望。

  成都市教育局:
  先召集各方代表听证
  对郑渊洁的“赞美”,9月2日,成都市教育局有关人士表示,“已经听说,知道大概意思,但还没有时间上网查看原文。”对被称为“中国最牛的教委”,该人士认为“过奖了”“也带来更大的压力”“我们只是希望为成都的教育,尽量营造一个好一点的环境,对得起孩子。”
  新学期已开学,学生到底还要不要学奥数?成都整治奥数的相关政策究竟何时出台?具体内容是什么?这些问题是目前社会关注的焦点。昨日,记者从成都市教育局相关人士处了解到,成都市教育局计划在近期举行一个“听证会”,计划召集家长、老师、培训机构、教育专家等一起,听取各方的意见,甚至也计划邀请部分学生代表参加。在全面听取各方意见之后,估计在国庆节之后,出台规范奥数行为的相关规定。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9-22 19:15: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7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2009年7月初,成都市教育局宣布将出台4项措施强力“封杀”奥数教育。

上面文中出现了上述这句话,现注释如下:

1、教师兼职或办奥数班将被严处甚至开除;

2、公办学校奥赛选拔学生,校长最重可撤职;

3、民办学校自主选拔试题不得有奥数内容;

4、教师进修校、少年宫培训机构停办奥数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9-22 19:22: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8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成都要干掉奥数
《中国青年报》记者从玉华  2009-09-02    
2009年7月下旬,第50届国际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得主成都七中学生黄骄阳,从德国回到成都时,同学、老师们在机场用鲜花和拥抱迎接了他。当晚,成都七中在自家网站上发布了几百字的喜讯:

在刚刚结束的第50届国际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成都七中高二学生黄骄阳为中国队摘取一枚金牌。
黄骄阳和其双胞胎兄弟黄政宇,于2007年9月从成都七中嘉祥外国语学校毕业双双考入我校理科实验班。黄骄阳两兄弟曾于07年、08年两次获得全国数学奥赛一等奖,黄骄阳于2008年11月以全省第一名进入省队。在2008年11月西部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两兄弟分 获得第一名和第二名,同时进入国家集训队。在09年5月国家集训队的选拔赛中,黄骄阳又以优异成绩脱颖而出,直接进入由来自全国各地的6名中学生组成的国际数学奥赛国家队,代表中国参加在德国举行的第50届数学国际奥林匹克竞赛,最终摘取了国际金牌,站在了高高的国际金牌的领奖台上。
黄骄阳摘取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为成都七中的国际奥林匹克竞赛金牌榜再添辉煌!(截止目前,我校在数学、生物、信息学和化学学科竞赛中共获9枚国际金牌)
我们向黄骄阳表示祝贺,也向所有为之而付出努力和心血的教师们表示感谢和祝贺!
                                                                                  成都七中
                                                                             2009年7月20日。
    等待他的也就这么多了。
    按惯例,对这样的荣誉,省里要开表彰大会,市政府要奖励学生、教练各1万元。而且,奖励价格“看涨”,因为南方某市政府奖给国际奥数比赛金牌获得者的教练30万元。
    今年,这一切都没有了。
    “我们总不能一边放鞭炮开奥数表彰会,一边在全市范围内下奥数禁令吧!”成都市教育局副局长娄进笑着说。
    有人替黄骄阳抱不平,这个在国际奥赛上用10多个小时解答6道题,有着“齿轮般严密思维”的少年没什么错,错的只是时间。
    奥数正在吃掉成都
    早他获奖10多天,7月2日,成都市副市长傅勇林表示:成都市将用一年的时间,分批分类、彻底整治“奥数难题”。这是全国第一个公开表示要“干掉”奥数的官员。
    7月7日,成都市教育局宣布,将出台4项措施“封杀”奥数教育:教师校外兼职教奥数或私办奥数班将被严处甚至开除;民办学校小升初或初升高的自主选拔试题不得有奥数内容;公办学校以奥赛成绩选拔学生,校长最重可撤职;教师进修校、少年宫等半官方培训机构停办奥数班。
    这被誉为全国城市中“对奥数最严厉、最彻底的一次整治”。
    消息一出,《人民日报》发时评、新华社发长文讨论此事。网上赞声一片:“奥数班取消那天,就是孩子解放的那天”,“斩断奥数,让基础教育的咽喉顺畅呼吸,成都万岁!”还有人用朱自清名篇《春》来比喻“没有奥数的春天”:“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封杀奥数,成都离春天不远了。”
    娄进说,他们已经忙得顾不上听那些“万岁”、“春天”的好话了。教育局正在调研、修改方案,并将举行小型的听证会,实施细则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公布。
    为什么成都是全国向奥数开火最猛的城市?莫非成都是“奥数病”最重的城市?
    “恰恰相反!”娄进坐在办公室的一大排书架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道,正因为成都还不是病得最重,还有救,才要出台这些禁令。按他的表述,他看到的全国“奥数病”最重的城市,一个小学生,在他面前摊开七八十个证书。“比膝盖还高”,娄进比画着。
    “那还是一个孩子的眼神吗?”他反问。
    这位瘦小的副局长拒做当下很热的判断题:“奥数是远甚黄、赌、毒的社会公害吗”、“奥数是邪教吗”,也拒答选择题:“奥数是思维体操,还是思维杂技?”
    他把奥数归为“民生”问题。据他估算,成都的“奥数经济”规模高达10亿元。而国内相关领域的专家大多认为,只有约5%的孩子适合学奥数。
    事实上,这不是成都第一次向奥数开战了。
    2004年,成都市教育局出台规定,石室、七中、树德3所名校“不得直接以各种竞赛(包括奥赛、华罗庚金杯赛)成绩作为录取学生的依据”。2005年,成都市直属公办中学校长签订了《招生责任书》,承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工作不与奥赛、华赛成绩挂钩。
    这样的规定是有“尚方宝剑”的。2005年,教育部明确规定公办初中、小学禁办奥数班,并取消奥数加分,实施免试入学等政策。
    但始终有另一股力量在与尚方宝剑和地方铡刀缠斗。每年微机排位前,很多学校都会开展“小升初咨询登记工作”,其中一条建议便是备好“小学阶段的各类获奖证书”,虽然学校没有明说要奥数证书,但私底下“大家都心知肚明”。学校和家长间还会心照不宣地使用一些黑话,比如“双一”(奥赛、华赛双料冠军)。
    “市长最终败给了市场”,成都的奥数培训机构,短短几年间蹿升到1000多家。“要想富,教奥数,三月赚下房首付”成了公开的秘密。
    除奥赛外,还有华赛、迎春杯、希望杯、EMC、冬令营等诸多数学竞赛,获奖人数根据报名人数确定,结果是,“30个一等奖,50个二等奖,80个三等奖,一面墙贴不下”。
    娄进说,奥数加分就像一场地震,它先是波及到初中,然后是小学,如今,连幼儿园都成了灾区。奥数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变异,向低龄孩子扩张。本该玩泥巴的四五岁娃娃,也被关在屋子里背“快乐珠心算”。“算的是比电脑快,可他们快乐吗?”
    一句话,奥数正在“吃掉”成都。
    阻击奥数的巷战
    7月7日,成都市教育局4条禁令一出,一个城市的奥数阻击战就此打响。
    家长称之为“巷战”,因为据最保守的估算,成都参加1000多家暑期奥数培训班的学生至少有10万人。
    果然,在随便一个“巷子”里,招生资料显示,奥数班开设达32个之多,有的班甚至安排在了12时30分~14时,其解释是“为了充分照顾学生的时间”。
    这场“巷战”还揪出了成都最有名的奥数教练“罗老师”。这位出了多本奥数教材、名气很大的奥数老师,在43天里排了整整36天的课。当一个记者暗访他的课堂,拍下照片时,身高近1.8米的他抛下学生从课堂冲出,与记者扭打在一起,直到110民警把他们分开。
    第二天,成都市教育局召开紧急会议,表示要处理罗老师的问题。两天后,罗老师停课。当晚,网上大批人声援这位奥数金牌教练,有人直言:“最大的错是教育体制,罗老师的错就是教得太好,太有名!”
    “罗老师事件”让培训行业变得警惕起来。整个7月,为了躲避风声,一些培训机构发的宣传单上写的是“思维拓展”,但暗地里对家长直言“就是奥数班”,学生报名册上也标注为“奥数班”。
    8月29日,在成都市青少年宫的报名处,假扮家长的中国青年报记者被告之,“林老师(成都有名的奥数教练)的奥数班早就报满了”。隔一条马路的西星大厦里,一家培训机构的接待人员说,“奥数秋季班5月就满了,要报就是冬季班”。记者甚至被她们笑称是“最沉得住气的家长”。
    同样是这幢大楼的6层,另一家培训机构墙上挂满了各种奥数比赛的获奖名单。在写有“把握一个今天,胜似两个明天”标语的过道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市里封杀奥数的实施细则还没出来,确实有家长在交钱时很犹豫,但大部分人最后还是都报了。家长们商量着:“义务教育法规定小升初不准动笔,可不看奥数看什么,难道真把孩子交给排位的电脑?”“就算成都取消奥数,但北大、清华认奥数,全国取消不了,你学不学?”
    这里的每一间教室里,墙上都贴着每种奥数奖项能换多少券的价目表。墙上还有孩子们的涂鸦,包括美女、小兔子和向日葵,以及这样一句话:“离下课还有13分钟!”
    可在一位奥数金牌教练眼里,奥数还有13年都下不了课。
    他坦承,不相信成都能真正“打掉”奥数,“就算取得暂时性胜利,奥数也会卷土重来”。他甚至认为,“那4条禁令根本是纸糊的”。
    他的理由条条硬:怎样界定“教师不得校外兼职教奥数或私办奥数班”?学生到老师家问奥数问题,老师答不答?学生私自给钱,主管部门怎么知道?再说,数学题目并没有打上奥数标记,教育行政部门如何判定试卷里某一道数学题“违规”?
    “奥数有什么错?有几个人懂得数学的大美?难道一个人喝了五粮液后醉驾肇事,能说五粮液不好?”他向记者叫嚷着。
    但娄进认为,这样的理由并不成立。他曾请教过10多位奥数老师,他们一致表示,试卷里,一旦出现奥数题,就像“通篇白话文里,蹦出几句文言文”,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注定了是一场持久战。8月3日,成都当地一家报社和一家网站联合发起了“成都奥数白皮书调查”,5天时间内参与投票者超过7000人。调查结果触目惊心——这边是市教育局要让奥数彻底和小升初脱钩,那边则有70%的受调查者力挺小升初要看奥数成绩。
    “请不要封杀奥优生的唯一出路!!!”一位家长在留言中写了3个惊叹号。
    奥数支持者认为,既然小升初可以看弹琴、跳舞,为什么就不能看奥数?在“拼老爹”的社会里,奥数是许多平民家庭通往名校最公正的通道,封杀奥数能解决根本问题吗,没有了奥数,是不是奥语、奥英又该来了?究其根本,“把成都的学校做到一水儿齐,大家都不择校,则奥数不战就败!”
    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校长肖明华是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员,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从事奥数教育。他表示,奥数本是个好东西,从小学奥数的人,若干年后也许奥数知识消失了,但这种思维能力保存下来,并终身受益。但他也反对“全民学奥数”、“以奥数的名义绑架学生”。“这就像苹果好吃,但不能把主食也变成苹果。”他说。
    相比“苹果说”、“五粮液说”,娄进把学奥数比作种兰花,有兴趣者请进,不能人人一哄而上,把一盆草炒成天价。
    这位亲身参与点燃成都阻击奥数战火的教育局副局长深知,禁令只是表面工作,根本问题是择校,是优质教育资源太少,然而这些不是教育局一家能解决的。他希望,成都此举能引起“上面”重视,教育部能再出台整治奥数的实施细则,在全国掀起规范奥数风。
    实际上,教育部早就三令五申,试图叫停奥数,各地也曾陆续出台了一些“狠招”:北京紧急叫停了迎春杯小学数学竞赛,浙江停办了小学奥数竞赛活动,上海规定不能组织小学生参加带选拔性质的竞赛和培训班……可是,几年过去,奥数热却未见降温。
    成都此举,被许多人视为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有望带动全国其他省市的教育主管部门,联手整治奥数。
    不久前,教育学者杨东平在博客上提出“打倒万恶的奥数”。他一边被奉为“见义勇为的英雄”,一边忍受着“泼粪般的谩骂”。人们感慨,“原来奥数问题一点儿也不简单,这只五脏俱全的小麻雀就是教育的活标本。”
    娄进很同情杨东平,因为他自己就坐在火山口,“压力非常大”。但他也说,自己心里踏实。他深信,“孩子就是种子,教育的本质是做环境”。他对环境的设想是:对五花八门的中考加分项目彻底整治后,让孩子们解脱出来,没别的,一个字:耍!哪怕这个孩子的爱好仅仅是“种一根葱”。
    面对记者,娄进感慨道,现在的孩子太可怜了,几乎没有童年。难道每个孩子都要学会解答“鸡兔同笼,上有35头,下有94足,鸡、兔各多少”这样的奥数题吗?
    回到故事的开头,瘦瘦高高的高二学生黄骄阳并非什么都没得到,他已经被清华大学点招了。
    但他给了奥数路上的孩子和家长们另一个启示:他从没参加过奥数班,也不希望有人以他为榜样。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学奥数,“奥数这条路太辛苦!”黄骄阳一脸平静地说。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9-22 19:39:00
lion010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4
积分:23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0年1月15日
9
 用支付宝给lion010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lion010

发贴心情
奥数热是时代进步的必然结果!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6 9:47:00

 9   9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5~2019《数学奥林匹克报》www.mathoe.com
页面执行时间 0.18750 秒, 5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