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普及数学知识   传播奥林文化   快递竞赛信息
dvbbs

>> 专门发布各界对数学竞赛的看法,欢迎参与讨论并发表自己的观点。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数学奥林匹克报数学竞赛问题讨论区我对竞赛有话说 → 西安2011年8月整治奥数班遇尴尬:检查组被小学生齐声轰出教室

您是本帖的第 236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西安2011年8月整治奥数班遇尴尬:检查组被小学生齐声轰出教室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西安2011年8月整治奥数班遇尴尬:检查组被小学生齐声轰出教室
2011年8月26日央视《新闻1+1》播出《奥数班:如何说再见?》,以下是节目实录:
2011年08月27日01:13
来源:央视《新闻1+1》(mathoe转载自凤凰网)
导视:
解说:
声称不喜欢却又喊“出去”的学生,明知严查却不配合的老师,不想让孩子受苦却又流泪恳求的家长,昨天陕西西安七部门联合检查奥数班,却遭遇尴尬的一幕。
新闻片中声音:
陕西省省长和副省长高度重视,批示根治奥数班。
陕西省教育厅要求各级教育部门要以治理奥数班为切入点。
陕西省工商局下发通知,即日起开展专项检查。
解说:
多管齐下,重拳整治,如何破解奥数班这道老问题?《新闻1+1》本期关注奥数班如何根治?
主持人 张泉灵:
这里是《新闻1+1》,我是张泉灵。今天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整治奥数班。
这些年来奥数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专家证实了,它是一种让少数人赚钱得利,让家长赔钱赔时间,让孩子失去童年,不断证明自己是一个笨蛋的项目。正因为如此,全国各地都在整治奥数班,但是让人非常尴尬的是,就在昨天2011年8月25日,西安由七个部门组成的检查组进入了一个非法违规举办的奥数班里头,本来应该成为被解救对象的孩子却直接把检查人员给轰了出来。
(播放短片)
声音来源:《陕西日报》记者 司文
学生好像都比较反感,然后就在一个男孩带领下,一个男孩说你们都出去,出去,出去,同学们就开始喊。
解说:
查处违规奥数培训班,却引来学生喊出去,这的确让人意外,而尴尬的还不仅这些,昨天早上10点,西安市七部门检查组接到市民举报,迅速前往存在违规补习奥数现象的陕西白云宾馆三楼,但检查组还没进补习教室的大门,就已经遭到了补课老师的阻挠。
司文:
当时我们有个男记者,他就把门推了一下,里面老师就看见了,然后他就非常快速度走到跟前,把门想关上,当时我们男记者看见他过来,就用脚把门给顶开了,他进去了之后,看了一下老师正在使用的教材,然后这个老师就上去抢,不让他看。
解说:
进入教室,70余名学生正在拥挤地上课,而他们手中的奥林匹克的教材,以及黑板上老师讲课的板书,都无疑证明这是一个奥数班,并且没有任何的办学许可证。
记者:
你是老师还是办学的?
奥数班补课老师:
我是办学的。
记者:
你是办学的。
奥数班补课老师:
没有,没有,什么手续都没有。
解说:
补课教师的蛮横已让人吃惊,而孩子们面对这样一个违规补习班的态度更让人出乎意料。
司文:
孩子都说不,我们是自愿来上课的,特别激动,也有点愤慨,就说是你们现在不让我们上课,我们怎么样才能上一个好学校,我们现在上好学校的唯一途径就是先把这个奥数学了,你考试成绩才能好,我们才能考上五大名校。
解说:
情绪激动得不仅有学生,还有家长。
司文:
家长就说现在这些(优秀)学校可能底下都有考试的这种行为,生源都要求是尖子生,你们(教育局)给我们关了(奥数班)一扇门,你也要给我们开一扇窗,给我们指明一条上名校的路。反正家长情绪也比较高,也挺气愤的,有些家长还落泪了。
解说:
最终检查组疏散了这个补习班的学生,但这样的场景却让跟随采访的记者有些疑惑。
司文:
我就拿个本子站在教室外面在那里记,有个女孩,她一边喝矿泉水,一边走到我跟前,就直接把水往我身上一泼,我当时就愣了一下,她就拿着矿泉水瓶子就走了,就是很不屑的表情就走了。我当初去检查这个奥数班的时候,思想准备是孩子们看到我们会非常高兴,你看有叔叔阿姨过来查奥数班,是不是我们就解脱了,暑假就不用上了,但是跟我们想象的场景是完全相反的,非常让我诧异。
张泉灵:
好,我们继续来看一名当时正在检查现场的来自《西安晚报》的记者记录下的孩子和家长的心声。
记者问孩子说“你喜欢上奥数班吗?”孩子回答说“我不喜欢,但是我们都想上好学校”。再来看家长,家长说“其实我也不想让孩子上奥数,看着他辛苦,我心里也很煎熬,但是我们既没有权也没有关系,奥数班至少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让孩子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名校,如果你的孩子辛苦了三年,因为取缔奥数没法进名校,你什么心情?”
的确,假如我在现场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的话,我也会非常的尴尬,因为这样的问题不是理论上政府的回答所可以解决的,因为这些孩子和家长其实已经是牺牲者,是之前的教育制度的牺牲者,也是很多的教育规定没有落实、没有执行的牺牲者。那么现在孩子和家长提问了,说你关上了奥数这扇门,你给我打开一扇能够进名校的窗吧。那么这扇窗到底在哪?奥数这个门到底应不应该关呢?我们来听听著名的教育学者储朝晖先生的观点。
(电话采访)
储朝晖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
关键的要解决评价这个问题,就是不能把奥数作用升学的评价依据,这是最关键的。那么奥数本身对某一部分、极少数学生,他有兴趣的,愿意接受这种奥数训练,我觉得可以对他进行奥数教育,但是一般的学生,如果把奥数作为一个工具,也把奥数作为升学的杠杆,就有可能导致奥数不是促进学生成长发展,而是损害学生成长发展。
张泉灵:
跟大多数的教育专家的观点一致,储先生认为,其实奥数只是一个适合5%左右的学生的一个兴趣班,它不应该成为大多数学生的一个升学的敲门砖。事实上教育部对此也有严格的规定,我们来看一下。在2009年的时候,教育部就颁发了一个《关于当前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当中就直接说,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也就是小升初,应该坚持免试就近入学原则,不得违规提前招生,举行任何形式的选拔性考试,这是不可以的。然后制止各种学科竞赛,其中就包括奥数,特长评级和义务阶段的学校录取相挂钩。也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底下,现在全国各地都开始来整治奥数班,其实在陕西也在用非常高压的态势来整治奥数班,但是效果到底怎么样呢?一起来看。
(播放短片)
声音来源:《华商报》记者 柳荣波:
很隐蔽,也没有悬挂任何牌子,这个补习班在这里加上了一个铁门,他平时都把铁门锁着,门口就有专门的人把守,禁止任何人上去。
解说:
7楼在上奥数,请救救我们可怜的孩子。这一幕似乎只有在警匪片里才会出现的急中生智,如今发生在学奥数的孩子们身上。违规开办,戒备森严,这家开在山西西安碑林区交大电脑城7楼的奥数班有大约50名小学升初中的学生,具备了黑色奥数班的一切特点,而事实上除了昨天七部门的联合检查,在这一个月西安已经出台了不只一条治理措施。
刘路 西安市政协委员 山西师范大学教授:
据我了解,西安市的奥数大概至少在1000家,潜在的市场大概有十个亿,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链。
解说:
8月11日,西安市教育局副局长赵晓林表示,从现在起的一年内不再审批新的民办文化补习机构,辖区内有违规举办奥数班的,年终考核实行一票否决。五天之后,西安出台的6种治理方案通过当地媒体向社会公开,并同时开通7种方式向社会征集意见和建议,尽管效果未知,但力度可谓不轻。事实上,也不仅仅是西安,在今年整个陕西省从上到下都在关注着久治不衰的奥数班。
字幕提示:
2011年3月13日 陕西省教育厅厅长杨希文
奥数班猖獗是陕西省基础教育的一大问题
陕西省将出重拳打击奥数班
2011年4月4日 陕西副省长朱静芝
今年要以治理奥数班
作为规范办学行为的突破口
坚决斩断奥数班利益链条
2011年8月11日陕西省教育厅厅长杨希文
奥数班 奥语班
是我们教育部门为之努力想破解的难题
解说:
陕西省副省长、陕西省教育厅厅长,相关部门纷纷表态,一系列的措施也随之出台。今年4月份,陕西省教育厅出台《减轻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督查办法》,其中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不得通过“奥数班”等校外培训机构招收学生。随后陕西省工商局下发通知,在全省范围开展违规招生,以及补习班、辅导班等违规经营行为的专项检查。对开设奥数班的培训机构将按照超范围盈利对待,最高可罚款10万元。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措施正在采取,面对学生扔下的求救纸飞机,人们正在期待着这一次的新方法能够解开这道老问题。
张泉灵:
孩子们的纸飞机让人心酸,孩子们说“我不喜欢上奥数课,但是我们想上好学校”这样的话又让人心疼。现在在陕西省可谓教育主管部门整治奥数班的力量也不算小,但是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我们接着来看,这里是一位网友在人民网上给陕西省的省长的留言,他说“您好省,关于西安市奥数补习班的问题我给您第二次留言。现在暑假的补习班还在大办,而且还增加了一个奥语班。”就奥数班还没有解决,语文又开了一个奥语班。我们来看一下当地省教育厅给了一个官方的回复,我们把主要内容提取出来,说“每年进行2次的专项督查行动,从督查的情况来看,奥数班主要集中在了西安市。2010年以来,仅西安市就查处社会力量违法违规举办的奥数班53所,其中责令停办整顿8所、吊销办学资质2所、取缔黑班43所”。
那么在这样一个高压态势底下,我们再来看效果怎么样?这是在今年的2月23日,西安的当地媒体自己通过暗访找到的西安部分奥数班的分布图。我们看一下,从这个密密麻麻的感觉,我们就可以看出,奥数班一边被查,一边雨后春笋般又起来了。那在根据的采访中,其实专家是有一个专门的数字的,他说其实在西安市这样的奥数班初步的统计应该有1000所,牵涉到的市场份额大概有10个亿。为什么越打,奥数班出来的越多?越打,打击的困难的程度越大?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我们来听听当地的教育主观部门的负责人怎么说。
(电话采访)
黄启成 西安市教育局纪委书记:
从目前情况来看,不够理想,自2009年到现在,我们已经是关闭和吊销、取缔办学机构,包括是一些黑班,大概有60余所,工作难点就是非法机构出于利益的驱动,他们与一些名校暗地里沟通、串通,这是从表面上很难查处的问题,这是第一。另外就是他们转入地下,不在你正常的办学机构之上,可能是自己找一些宾馆,甚至是家庭这种方式,所以查处非常非常难。我们西安市治理奥数班的治本的一些措施出来已经拟好了,可能很快就要出台。
张泉灵:
刚才这位负责人的采访当中,有一句关键的话,我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他说“现在工作的难点就是非法机构处于利益的驱动,他们与一些名校暗地里沟通”。那好了,现在打击奥数班就非常像是马蜂蜇人,但是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没有去端这个马蜂窝,而是在到处去扑马蜂,这儿扑一个,那扑一个,效果当然不尽如人意。那为什么不去端那个马蜂窝?不去直接斩断名校和利益链条之间的关系呢?这是我们要在这儿问的一个问题。
其实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事实上也已经意识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我们注意到陕西省教育厅召开了一个会议,在会议上就要求各级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去回答两个问题:第一,奥数班屡禁不绝它的根本性的原因在哪里?第二,针对这样的原因我们应该怎么办?应该说这两个问题是问到了点子上的,但是我想他可能比不上奥数班的办学者,他问的一个问题更加简洁和有效。他问所有的家长和学生,你们想上五大名校吗?
(播放短片)
解说:
“想上五大名校不?”,教师如此问,“想!”,学生这样答案。这是西安媒体记者在8月19日到某培训班采访时见到的一幕。实际上进名校是很多家长奔向奥数班的理由。
西北工大附中、西安铁路一中、西安高新区一中、西安交大附中,陕西师大附中,这就是很多人眼中的五大名校。就在不久前,来自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社科2010级几位学生的一份报告,调查重点高校学生来源,其中提到2010年清华、北大在陕西地区自主招生的98.9%、保送的97.3%被这五所名校垄断,今年也不例外,北大、清华在陕西一共招收了236名学生,而这其中西北工业大学附中就贡献的84人,比例占到了36%。
刘路:
它们有三个方面的优势:一个它们大部分是国家重点大学的附属中学,办学历史很长;第二个给它们投入的各方面的条件很多,各方面的条件比较优越;第三,它们每一年招的学生都是西安市招生分数线最高的几个学校,把好的生源优化进去,所以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
解说:
高中成绩好,初中也不让他人。在今年的西安市中考里,前十名的考生均出自西北工业大学附中、铁一种及交大附中,其中西北工业大学附中有4人,600分以上的考生有41人,占到了全市的30%。勿庸置疑,这几所名校超强的教学质量自然吸引着家长们。
去年年初面对着“两会”代表的一件,省教育厅组织包括五大名校在内的陕西7所省级示范高中召开座谈会,做出八点承诺,其中就包括了坚决不从奥数班中录取学生,实施免试就近入学。今年5月,陕西省教育厅厅长杨希文在接受陕西省政府门户网站采访时谈到,“正是由于教育资源不均衡,再加上家长对孩子的期盼太高,以及一些利益的驱使,导致奥数班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而省教育厅将加快薄弱学校改造,缩小城乡学校差别,促进均衡”。
张泉灵:
刚才在这些名校的八点承诺当中,我们能看到一连串的“坚决不”、“坚决不”,包括坚决不从奥数班当中来挑选学生进入自己的初中部,但事实上执行的坚决不坚决?从现在屡禁不绝,到处雨后春笋般的奥数班也许我们能找到更多的答案。但是现在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既然也知道奥数班的后面其实有各大名校的潜在力量在推动,那为什么不能直接去管住名校呢?就像我们刚才问的,为什么不能直接把马蜂窝给端掉呢?如果让我来总结的话?我觉得基本上有这样几个理由:第一个理由,名校难管是因为名校的升学率是教育政绩的门面。这个地方教育的质量怎么样,我就告诉你,我们有多少名校,这个名校里有多少人上了北大、清华,所以它是门面。第二,名校是各种利益关系的交集。第三,名校占有巨大的资源,甚至让教育主管部门都管不了,这是不光在西安市,不光在陕西省,我想在全国各地都会面临的这样的问题,据说有很多地方的名校的校长让他升格去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去当领导都不愿意,因为名校它实在占有太多的资源。
我们来看看现在在微博上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的讨论,比如说《新京报》的编辑潘采夫就说解决奥数问题的根本办法,一是取消参加奥数国际比赛,金牌的吸引力不除,奥数“举国体制”就难难以突破。另一个举措拉近各中学之间差距,取消“豪门中学”的资源垄断,取消小升初的种种关卡,让孩子就近入学,取消教育贫富差距,这才是釜底抽薪的办法。
同样中国教育学会教育机制研究分会的秘书长施进军先生,他说奥数不是关键,查奥数班更大可不必,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重要的是要全方位推进教育公平,真正努力地来实现教育均衡,同时在优质资源紧缺的情况下,要保证操作的透明度,这是政府应该关注的内容。
好,接下来我们来连线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的教授劳凯声先生。劳先生,现在问题的难处似乎集中在了名校管不住,名校不好管,那您觉得名校到底管不管得住?
劳凯声 北京师范大学:
我认为应该是管得住的,而且从目前全国一些地方的做法来看,也已经是管住了。我觉得之所以现在有一些地方,比如说现在你们所谈到的西安这些地方,名校的一些做法,这些乱象,我想这是因为政府手还太软,实际上这些名校的举办者都是谁?都是政府,都是一些公立学校,只要他们想管,只要他们出硬招,应该说管住他们是没问题的。
张泉灵:
所以说现在要衡量当地的行政主管部门到底有没有真正地出硬手来管住奥数班,不看他们打了多少奥数班,要看他们有没有掐断,名校有没有招奥数班的学生。
劳凯声:
对,我认为是这样的,因为利益驱动,导致政府的主管部门和名校、和奥数班的举办者之间已经构成了一个网络。那么现在我觉得应该打破,只要把这个关系给打破了,那么现在这个奥数班的这样一个乱象是完全可以治理好的。
张泉灵:
您觉得要治理奥数班最最根本的方法是什么?
劳凯声:
当然我想从治标和治本两个同的角度来看。从治标来看,当前奥数班越办越乱,而且这当中导致了社会不公平,从现在来看要切断名校和奥数班的关系,我想这个首先是可以从相互之间的经济上的联系来看,把这个真正地切断。如果他没有经济利益了,我想名校对于奥数班的兴趣也就会减弱,甚至不会有和举办者的这样一个关系,这是一个方面。再一个方面,在初中录取学生的标准上,我想应该坚持国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就是就近入学,如果都就近入学了,那么就没有上不上奥数班,奥数的成绩怎么样,就没有这样一个标准了,那么自然奥数班也就没有市场了。
张泉灵:
谢谢。
劳凯声:
这是一个治标的办法,治本的办法,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问题,之所以会有名校的存在,这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的分配,由于多年来的问题所造成的这样一个不均衡的状况。那么从治本来说,就是在基础教育阶段学校的教育资源应该基本均衡,如果学校的教育资源均衡了,那么自然家长和学生就不会有择校的问题,就不会为了挤入名校,打破脑袋去上奥数班以及别的什么班,我想这个问题基本就可以得到解决。
张泉灵:
好,谢谢劳教授的解释。
前不久我是去了一所非常有名的学校,在这个学校里大概三分之一“条子生”,三分之二是各地招来的尖子生,但是校长说现在老师的主要力气是花在了“条子生”身上,所以现在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要重新检讨,什么是名校。再见。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8-27 7:08: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2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真正的黄、赌、毒;非法拆迁;违规占地;各类假冒伪劣食品产品横行;贪污腐化;……也没见这么大力气整治管理,唉,哀。

学点奥数,做几道题目,竟下这番气力严打,今天你严打奥数,明天也整治音体美辅导班吗?奥数,从小处说就是一门学科知识,从大处说就是一门科学知识,花这么大劲严打,难道又回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以学习为耻的年代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8-27 7:20:00
李启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711
积分:3145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1月27日
3
 用支付宝给李启印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启印

发贴心情

下面这则来自《西安晚报》的报道各家媒体都进行了转发,下面连同图片一起转至下面: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对于突如其来的检查,奥数班工作人员表现得极不配合。 《西安晚报》记者 张波 摄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奥数班学生坐得拥挤不堪。 《西安晚报》记者 张波 摄

调查:你如何看待取缔奥数班?
  西安市7部门2011年8月25日联合检查奥数班时遭遇尴尬,60多名小学生齐声将检查人员往门外轰赶,闻讯赶来的家长更是含泪呼吁,希望在取缔奥数班的同时,为学生提供公平合理的上“名校”途径。
  学生情绪激动
  60名孩子齐喊“出去!”
  2011年8月25日,西安市教育、纠风、监察、物价、公安、工商、人社7部门,联合开展对违规举办“奥数班”的专项治理活动。根据举报,检查组来到位于边家村的白云宾馆三层,将一间会议室的门推开一道缝望进去,室内摆满课桌,学生们正在上课。看到门被推开,一名中年男子立刻从讲台上冲下来,用力关门,差点将一位正在挤入的摄影记者夹伤。检查人员急忙推门涌入。
  学生们似乎已经习惯这种场景,只稍微愣了一下,有人忙举起书本挡在面前以免被拍摄到,书本封皮印着《奥林匹克数学题库》;有人大喊“告你们私闯民宅”,引来一阵哄笑。
  但接下来的一幕出人意料,数十名学生齐声喊道:“出去!出去!出去!”还有一名学生冲到记者面前说:“我们就是想学习,我们有什么错?你们凭什么把我们赶来赶去?”
  “你真喜欢上奥数?”记者问一名学生。他答道:“我不喜欢,但我们都想上好学校。”
  当检查组疏散学生时,不少孩子用言行表达不满,甚至有人从记者身边经过时,打开杯子泼了一名记者满身水。
  家长声音哽咽
  “奥数班,至少给了孩子上名校的机会”
  在宾馆附近等待接孩子的多位家长也闻讯赶来,情绪激动地质问检查组:“我们孩子不上奥数班,怎么上好学校?”
  经过《西安晚报》记者劝说,家长们终于情绪稳定。其中一位说,自己的孩子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奥数,已经学了3年,很快就面临小升初,对于奥数,她的心态也很矛盾。“其实我也不想让孩子上奥数,看着他辛苦,我心里也很煎熬。但我们既没权也没关系,奥数班至少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让孩子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名校。如果你的孩子辛苦了3年,因为取缔奥数没法进名校,你什么心情?”说到这儿,她声音哽咽,眼泪差点流下来。
  学生家长孙女士说,学校之间教育质量有很大差别,所谓五大名校也是社会原因造成的,按照政策取缔奥数班她能理解,但如果只是取缔奥数班,却不能提供一条公平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的途径,只是治标不治本。“在关上这扇门的同时,能不能也给我们开一扇窗?”孙女士说。
  《西安晚报》请您共话奥数班
  热线电话:029-87618140
  经检查组调查,该奥数班名为“思维训练班”,是没有办学手续的黑班。暑假期间已经举办一个多月,每天上午、下午各四节课,晚上两节课,每节课收费40元。
  据了解,家长所反映的教育均衡诉求也已引起相关部门重视。此前召开的规范民办非学历文化教育培训机构办学行为通气会上,西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认为,“奥数班”屡禁不止,甚至暴露出部分“名校”与培训机构相互勾结等问题,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优质教育资源不足,配置不均衡,导致家长和学生择校。西安市教育局安排专人到外地学习如何治理奥数,并结合本地实际起草了奥数班整治意见,力求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目前整治意见已上报西安市政府。
  对于治理奥数班你有什么思考和建议,可于2011年8月26上午9:00-11:00,拨打《西安晚报》热线探讨。热线电话:029-87618140。
  《西安晚报》记者 刘振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8-27 7:41:00

 3   3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5~2019《数学奥林匹克报》www.mathoe.com
页面执行时间 0.12500 秒, 5 次数据查询